地表温度突破40℃,高架铁军”穿梭在车流中

文章类别: 交管资讯

发布时间: 2018-07-16

文章来自于《劳动报》2018-07-16

  室外35℃,高架地表温度可能已经突破40℃,有一群人奔波在申城的“主动脉”之上。早晚高峰伫立于被炙烤得滚烫的高架路上,吹着警用哨子,挥动双臂指挥车辆,或是戴上头盔,发动警用摩托,来回穿梭车流之中排堵保畅,他们就是有着“高架铁军”之称的高架支队民警。车辆抛锚、爆胎、碰擦……随着酷暑来临,这支队伍日均接处警量已突破150起。

  地表温度有时会突破50℃

  早晨7点,将警用摩托车停靠在延东立交(东出口)的指定位置后,一身警服的浦佳慧摘下头盔,换上了警帽,开始一天的高架指挥巡逻。身为一名交警高架支队机动中队民警,他的“战场”就在这方寸之间,从早晨7点到下午3点,一天之中最热的时间段,全都包含在内。

  即便一眼能远眺风景秀丽的黄浦江江景,浦佳慧却无暇欣赏,他关注的只有行驶在身边的车况。挥动着双臂,口中的警用哨子吹得越发响亮。作为城市“主动脉”,高架车流通畅与否,直接影响到周边其他道路的通行状况。而伫立于此的高架交警是否能发挥作用,责任之重不言而喻。

  高架上的温度一向比路面温度高至少5℃以上,尤其是出梅之后,热浪一波接着一波,即便天气预报的温度尚未突破35℃,可浦佳慧双脚之下踩着的高架地面温度早已突破40℃。到了正午时分,温度还会悄然往上攀爬,“三伏天,这边的温度有时会突破50℃。”浦佳慧说。倘若午后再来场雷阵雨,被烈日灼烤了一天的高架地面仿佛突然被浇了一瓢冷水的铁板烧,蒸腾的热烟甚至不亚于进了一次桑拿房。

  遇上突发一顿饭要分几次吃

  相比坐在车里“孵”空调的司机而言,高架民警的工作环境一眼就能看透。整个高架上没有任何遮挡,飞驰而过的车辆带来滚滚热浪,只有执勤的岗亭背面边上有一小片阴凉地方。民警偶尔会贴着这个角落喝上几口水,稍作休息。可也不敢靠得太近,因为岗亭在太阳底下晒久了,连不锈钢的把手都让人无从下手。

  其实,按规定,这样的高温天,高架交警每工作1小时可以到岗亭里休息10分钟。但记者发现,岗亭四面都是透明窗户,虽然用的是茶色玻璃,也装了空调,但里外着实差不了几度。而且,因工作需要,浦佳慧和同事差不多一直站在大太阳下来回走动,没有休息过。即便中午吃饭,也是由地面的其他同事“送餐上门”,坐在岗亭里简单解决。如果遇到突发情况,有时一顿饭甚至还会分上好几次才能吃完。

  工作3年,浦佳慧的脸就像一张“色卡”,从原来的白皙到后来的发红再到如今的古铜色,强烈的紫外线让两条常年穿着长袖警服的手臂依然晒成了“熊猫臂”。“现在特别关心防晒霜的防晒指数。”浦佳慧打趣地说:“倒也不是怕晒黑,而是真的晒伤了,更难受。”这几天,浦佳慧右侧的脖子后面就被晒出了一些小泡,碰到头上流下的汗水,辣火火的疼。  除了烈日炙烤之外,高架民警还要面对来自周边高楼大厦和车辆引擎盖发射出的刺眼光照。在很多人眼中,高架民警总是戴着一副墨镜,酷酷的。殊不知,这是出于保护双眼的需要。到了夜间,头顶的太阳又被眼前一道道车灯直射出的灯光取代。

  人工排堵徒手推移抛锚车辆

  8点开始,延安东路高架上车流量明显增大,警情板上显示,一些高架口排起了长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特别容易发生车辆碰擦事故。而高温天持续来临之后,高架上车辆抛锚的情况也在增加,记者了解到,相比平时,高温日的高架抛锚日均接警数达到30起,事故数120起,这意味着,高架民警每天的接处警量突破150起。

  “这些情况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造成车辆积压。”浦佳慧说。他告诉记者,如果高架上被事故耽搁1分钟,就有可能要花1小时来疏导交通。堵情就是命令,“所以,处理这样的事故一定要快”。

  在完成了正常早高峰保障后,浦佳慧猛喝了几口水,又马不停蹄骑上警用摩托车开始机动巡逻,这也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主动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做到110接警无缝衔接。

  除了要准确判断相关事故车辆的处理流程之外,浦佳慧和同事们经常要承担“人力牵引车”的职能。为了不影响后续车辆通行,他们不得不徒手将抛锚车推到就近的导流线处,有时一推就是几百米。如果遇到上坡,花的力气更多。高温天的时候,这样的运动量立刻能让身上制服被汗水浸透。

  帅气背后留下的是更多汗水

  浦佳慧直言,以前只感觉交警骑摩托车帅气,后来才知道要流下这么多汗水。一个早高峰执勤结束,穿着的长袖警服身前已湿透一大片,一转身,背后衣服也湿透黏在身上。他笑着说,一会儿机动巡逻时骑着摩托车,风一吹、太阳一晒很快就干了。

  如今,对自己晒成古铜色的肤色,浦佳慧一点都不在乎,这反而成为了他的一种标志。他说,路是自己选的,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去。

  其实,申城交警高架支队远不止有浦佳慧这样年轻的“马天民”。在这支由150名平均年龄35岁一线民警组成的队伍中,还有很多和浦佳慧一样的青年,他们积极投身于高架道路交通管理中,为这座城市“主动脉”奉献着青春和热血。他们有不同的姓名,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称呼“高架铁军”。